<strike id="rkmqa"><bdo id="rkmqa"><rp id="rkmqa"></rp></bdo></strike>

    <tbody id="rkmqa"></tbody>
    <tbody id="rkmqa"></tbody>
    <th id="rkmqa"></th>
    <em id="rkmqa"></em>

    <dd id="rkmqa"></dd>
  • <dd id="rkmqa"></dd>

    <rp id="rkmqa"></rp>

    愿你有煙火氣,也有詩意

    時間:2019-01-17 作者:互聯網 閱讀:2207

    生活中,有兩種人。一種人,得不到的東西是最好的,是胸口的朱砂痣,心底的白月光。另一種人,得到的東西才是最好的,弱水三千,取回的那一瓢才是真諦。

    第一種人在乎的是精神上的審美,第二種人更在乎生活上的審美,究竟哪種更好?說不清,于是就冒出個詞來:中庸。就是在這兩種審美間尋找一種平衡——精神與物質間的平衡,欲望與克制間的平衡。

    只是中庸這東西,像端一碗盛滿的水,誰都有端灑的時候。后來有的人聰明,為了不灑,干脆喝掉一小半。事實證明,那些活得比較滋潤的人,都是喝了小半碗水的人,而不是那些緊繃著神經的人。

    和一個朋友吃飯。他問我一些道路選擇上的問題,我當時心里充滿不確定性。我說,我不想我的一生,就如何如何過了。他笑了笑,突然像是哲人附體,說了句:“你以為,一生很長嗎?”這句話,卡住我好一陣子。我總在想,這是哪種審美?

    精神上的?生活上的?好像都不是,又好像都是。我隱約從那句話里聽出弦外之音:很多事,漫長的彷徨中,抉擇中,遲早會得到一個答案。但是呢,那又怎么樣?等到答案來了,時間卻走了。答案,是個消耗性極強的東西。有時你為了求一個正確答案,消磨許多時間。最后可能一算,這答案還抵不上賠掉的時間。

    站在一生的維度上,每個人的時間都是捉襟見肘?;ㄓ兄亻_日,人無再少年。一個人的韶華能有幾年呢?那被喝掉小半碗的中庸,就是不要答案。

    你為什么喜歡這件事,為什么喜歡這個人,為什么要這么做?不要探討,不要分析,只需要表達出來就好了?;蛟S有一天,你會明白,也或許你永遠都不明白。但重要的是,你喜歡的事,已經做了。

    我畢業后不久,很多事情在心里盤成結,無法紓解,最后做一趟漫長的旅行——只揣著兩千塊錢就出發了,去哪里?不知道,到了車站再說??粗K州這地名順眼,就去買蘇州的票。等到了蘇州,再想下一站去哪兒。就這么漫無目的地走,看未知的風景,見從未見過的朋友。

    回來后,很多事還是不明白,只是已經不想明白了。人有時候僅僅是需要一個尋找答案的姿態,其實答案到底是什么,并沒那么重要。答案或許是荒誕的,但尋找答案的過程不是。大抵浮生若夢,姑且此處逍遙。

    知乎上有人講過一個故事:我嫂子在家做好了飯,等我哥哥回家。哥哥給嫂子打了個電話。嫂子接完電話,解開圍裙要出門。我問去干嗎?嫂子說,你哥哥給我打電話說,他回來的路上看夕陽,那夕陽好看,叫我也去看看。

    我喜歡這個故事,它融合了精神和生活的雙重審美。有煙火氣,也有詩意。

    這世上嚴格來說,每個人都是“病人”:文藝是病,俗氣是病,嗜吃是病,貪財是病,癡愛是病,寡淡是病,小氣是病,刻薄是病,放浪形骸是病,碌碌無為還是病。有些人可愛,就可愛在明知道自己有哪些臭毛病,但就是不肯悔改。

    如果不妨礙到任何人,且能自得其樂,這些病為什么要治?等你千辛萬苦治好,時間已經沒有了。你以為你的一生很長嗎?不如做些喜歡的事。

    如果您覺得文章不錯,請分享:
    0
    <strike id="rkmqa"><bdo id="rkmqa"><rp id="rkmqa"></rp></bdo></strike>

    <tbody id="rkmqa"></tbody>
    <tbody id="rkmqa"></tbody>
    <th id="rkmqa"></th>
    <em id="rkmqa"></em>

    <dd id="rkmqa"></dd>
  • <dd id="rkmqa"></dd>

    <rp id="rkmqa"></rp>
    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_欧美xxxx做受欧美_无码aⅴ在线观看_韩国19禁大尺度吃奶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