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ike id="rkmqa"><bdo id="rkmqa"><rp id="rkmqa"></rp></bdo></strike>

    <tbody id="rkmqa"></tbody>
    <tbody id="rkmqa"></tbody>
    <th id="rkmqa"></th>
    <em id="rkmqa"></em>

    <dd id="rkmqa"></dd>
  • <dd id="rkmqa"></dd>

    <rp id="rkmqa"></rp>

    少年的蝸牛沒有殼

    時間:2019-01-04 作者:互聯網 閱讀:2315

    那時我是一個瘦瘦的女孩,站在人群里,常被人忽略,體育老師排隊,下意識地讓我出列,等他先將那些體形勻稱、面容柔美的女孩子排完了,才發愁地看我一眼說,把你排到哪里才合適呢

    后來看到那些縮在殼中的蝸牛,突然就很羨慕它們,如果自己有一個溫暖堅實的殼,可以在受到傷害的時候,躲入其中,該有多好??上?,除了曝曬在眾人的視線下焦灼、惶恐、驚懼、無助,我再也找不到可以安放的表情。

    那時班里有一個叫喬的男生坐在我后面,他個性孤僻,不愛與人交往,表情里總有一份孤傲與冷漠,他在人群里亦屬于形單影只的一個,但是他的成績卻永遠排在前面。

    有時課堂上分組討論,我回身過去,看到他依然在俯身疾書,不理會老師的要求,便覺得無趣,想要回轉身的時候,他突然說一聲“開始吧”,便將自己寫在紙上的觀點遞交給我。

    我一直以為喬和其他的同學一樣,對長在角落里的我漫不經心,也想不起來。我也一直認定,我們兩個人是數學上的拋物線,看似從同一個寂寞的原點出發,卻是離得愈來愈遠,再無相遇的可能。

    我依然清晰地記得那次數學課,習慣了將我跳過的老師,不知是為了調節課堂的氣氛,還是一時興起,突然叫我回答問題。不過是一個很簡單的習題,我卻緊張得不行,任自己如何地努力也想不出答案。而那個向來不正眼看我的老師,嘲諷地瞥我一眼說:還能不能想起來,要不要你后位的喬幫你找到這個答案

    我的眼淚嘩一下涌出來。我想那時的自己,一定是一只被人殘忍地割掉硬殼的蝸牛,明明知道那殼就在身邊,卻是再也無法縮回到其中。而喬就在這時站了起來,用一種從來沒有過的響亮的聲音,回答臺上的老師:對不起,我也不會這個問題。老師的臉,當即變了顏色,可他還是強壓著怒火??蓡?,還是固執地保持著沉默。

    鈴聲響起的時候,老師忿然扔掉粉筆,摔門而去;我回頭,歉疚地看喬一眼,卻碰到他溫暖的視線,我的眼淚,忍不住又落下來。

    那以后的一年中,我與喬依然言語不多。我常常將不會的問題寫在紙上,悄無聲息地遞給喬;他的回答,總是詳盡,曉暢。我的視線,一行行地看下去,宛若一只飛燕,穿過蒙蒙的細雨,那樣的喜悅,讓我想要大聲地歌唱。

    而喬甚至學會了微笑,他還在給我解答習題的紙上,畫一個微笑的小人兒,沒有注釋,但我看得明白,他在用這樣的方式,表達對這份情誼的感激。

    兩個少年的孤單,就這樣,因為一次外人的傷害,而融合在一起,生出一朵粲然的花朵。沒有誰能夠理解,兩顆曾經怯懦的心,歷經了怎樣風雨的沖擊,才有了今日這般繽紛的顏色。

    而成長中的那些懼怕、憂傷與落寞,就這樣,在這段彼此鼓勵的并行時光里,輕煙一樣散去。

    如果您覺得文章不錯,請分享:
    0
    <strike id="rkmqa"><bdo id="rkmqa"><rp id="rkmqa"></rp></bdo></strike>

    <tbody id="rkmqa"></tbody>
    <tbody id="rkmqa"></tbody>
    <th id="rkmqa"></th>
    <em id="rkmqa"></em>

    <dd id="rkmqa"></dd>
  • <dd id="rkmqa"></dd>

    <rp id="rkmqa"></rp>
    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_欧美xxxx做受欧美_无码aⅴ在线观看_韩国19禁大尺度吃奶hd